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新闻动态

丰子义:从西方发展研究到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

 

2017519日上午,由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主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前沿论坛第12期于人文楼800会议室召开。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人学学会会长丰子义做了题为“从西方发展研究到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的讲座。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郝立新教授主持了这次论坛。郝立新教授指出,丰子义教授长期从事社会发展研究,他带来的这次讲座对于回应当前的现实问题和理论问题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次论坛由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侯衍社教授和张秀琴教授担任学术评议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郗戈副教授、庄忠正博士、王衡博士、《教学与研究》孔伟编审等以及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的师生70余人参加了讲座,场面十分热烈。

丰子义教授的讲座先宏观把握了发展理论的研究概况,而后再专题分析了西方发展理论的演变逻辑和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的当代价值。

丰子义教授指出,近些年来,关于发展理论的问题,一直是学术界和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但是相较于其它学术热点,发展理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单一学科,而实际上涵盖了整个学科群。因此,它也就不是哪一个学科的专利,而是分属于各个学科。丰子义教授首先介绍了西方发展理论的演变,讨论了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激进主义思潮中的发展理论,以学科划分为视角从整体上勾勒了近百年来发展理论的学术概况。在进行了分学科的概述之后,丰子义教授从理论与现实两个角度强调了深入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研究的当代价值,指出了发展理论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中的重要意义,并提纲挈领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基本架构、基本立场和基本方法。

首先,丰子义教授基于西方社会发展进程,对西方发展理论的演变逻辑进行整体把握。以分学科的视野来看,西方发展理论的演变集中体现在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激进主义思潮四个学术领域。发展理论最先发源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在20世纪、尤其是二战之后获得了较大的发展。

丰子义教授指出,经济学发展理论是发展理论的最初形态。在对国民财富增长原因的分析中,包括斯密、李嘉图在内的政治经济学家们提出,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问题在社会生产领域。随着19世纪下半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经济学开始将重点转移到分配领域,20世纪30年代兴起的凯恩斯主义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二战之后为了恢复和加速国家经济的发展,经济学研究的重点再次转移回生产领域,发展经济学应运而生。20世纪60年代是发展经济学大发展大繁荣的时期,形成了两种基本的理论模式:第一种是以数学模型和抽象化为基础的经济增长理论,第二种则是以罗斯托为代表的历史分析的增长理论。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经济学界占据主导地位的学派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不过,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缺乏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解释力,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也遭受到广泛指责。目前一些以强调经济行为中非制度性、全球性等因素的流派开始出现,但其影响力仍然难以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相匹敌。

丰子义教授指出,政治学发展理论的演变经历了由二元到多元的过程。1954年美国成立了以阿尔蒙德为会长的“比较政治学会”,开始以政治现代化为核心视角来进行理论研究,其主要特征是“传统-现代”的二元论视角。20世纪60年代,政治学界将目光转向发展中国家,开始使用发展的眼光来审视政治现代化的过程,从国家建构、民族整合、权力分配以及政治民主化等多个角度对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发展进行研究。虽然政治学领域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和分析,但是,拉美、东南亚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却出现了大规模的政治动荡。以此为契机,以亨廷顿为代表的、强调政治秩序稳定性的新威权主义开始在20世纪80年代的政治学领域获得越来越广泛的学术影响。目前政治学界的发展理论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传统金字塔式的社会管理开始让位于网络化的社会治理,后者正日益成为政治学发展理论研究的重点。

丰子义教授认为,社会学发展理论以孔德和斯宾塞为代表,其主要特征是社会进化论。孔德将人类认识的发展阶段分为神学虚构阶段、形而上学抽象阶段和实证科学阶段,与此相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则表现为崇尚暴力的军事阶段、过渡阶段和科学工业阶段。孔德也将社会学划分为社会静力学与社会动力学,后者所讲的正是社会学的发展理论。斯宾塞认为,社会像人体一样,是一个有着消化系统、营养系统、协调系统的有机统一体,以优胜劣汰为原则实现社会的发展。此外,丰子义教授也介绍了帕森斯的理论,指出帕森斯的传统社会-现代社会二分法无法解释发展中国家的具体问题。

丰子义教授认为,激进主义思潮中的发展理论是针对西方正统发展理论的弊病而提出的,看到的问题是准确的,但是由于过分强调发展中国家要与西方脱钩而导致了处理问题的简单化。激进主义思潮的发展理论发源于西方学术界和拉美地区,其代表人物是依附理论家阿明、弗兰克等左翼学者。激进主义思潮的发展理论认为发展中国家的落后是其自身对西方的依附地位造成的,只有通过切断与西方的联系才能摆脱自身在国际体系中的不平等地位。而在依附论之后发展起来的世界体系理论者如沃勒斯坦等则更为强调世界体系的中心(霸权国家)不断转移的可能性。

进一步地,丰子义教授立足现实境遇,阐发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当代价值。他认为,近年来,随着发展理论研究的深入,西方发展理论自身的局限性不断暴露出来,而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涉及到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这两个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内核。因此在当代语境下探讨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不仅有实践必要性,也有学理必要性。

丰子义教授分析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基本构架。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理论是一个多维度、多学科的发展理论。从总体上来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理论,可以将其划分为一般的社会发展理论和具体的社会发展理论。前者研究的是社会发展的本质和规律性问题,后者研究的是某一具体社会形态的产生、发展和走向等具体问题。在具体的社会发展理论中可以划分为西方社会发展的研究与非西方社会发展的研究,前者体现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后者则主要体现在马克思中期和晚期的研究中。在以往的对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研究中,学界更多关注的是一般的社会发展理论,对具体的社会发展理论关注较少,但后者却更加贴近我国发展的现实问题。因此丰子义教授强调,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加强后一个方面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

丰子义教授还阐发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基本立场和基本方法。从发展的价值指向来看,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理论并不是纯然实证的发展理论,而是包含了以人的发展和人类解放为最终价值归宿的发展理论。从发展的视野上来看,现代社会只有在世界历史和全球化的语境下才能理解,因此这要求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研究者必须有着世界历史和全球化的视野。从发展的现代性追求来看,与复古主义和后现代理论对现代性矛盾的外在否定不同,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谋求对现代性矛盾的内在扬弃。从发展的条件和环境来看,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理论需要涉及到历史条件、现实条件、社会条件和自然条件等等诸多问题,马克思的东西方社会对比研究为我们提供了非常优秀的分析范例。从发展的规律和道路来看,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区分了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与不同国家、民族的发展道路,处理好这二者关系是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关键和重点。从发展的格局上来看,全球化的形成伴随着不平等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出现,马克思和恩格斯对此有着精辟的概括,这对我们理解当代国际格局中的南北对立、殖民主义等问题仍然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从发展的危机来看,丰子义教授指出马克思对发展危机的阐述有着多方面的视角,也有着对危机根源的分析,这都是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的。

在主讲结束后的评议和讨论环节,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侯衍社教授和张秀琴教授先后进行了学术评议。侯衍社教授认为,丰子义教授的讲座逻辑严密、思路清晰,贯彻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丰子义教授从理论产生的时代背景出发对理论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许多发人深思的问题,也为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提出了许多值得进一步反思和学习的建议。张秀琴教授认为,丰子义教授的讲座展现了他学贯古今中西的学术功底和广阔视野,这对于当前越来越专业化、细节化的学术研究有着非常积极的借鉴作用。丰子义教授在讲座中也贯彻了具体的历史的方法,将具体的历史叙事融入到宏大的理论阐述之中,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在提问和交流环节,丰子义教授针对在座师生关于发展规律与道路、资产阶级的阶级性等方面的问题作出了回应和解答。本次论坛在师生们的掌声和对下一次论坛的期待中圆满结束。(张继栋)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