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陶富源】物质与实体、运动及时空

 

物质范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块极为重要的理论基石。然而,直到今天,人们对物质范畴的理解仍然存在着种种分歧。比如,能否认为客观实在是物质的唯一涵义,换句话说,物质除了这一种涵义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哲学涵义?如果有,其涵义又是什么?又比如,把物质定义为客观实在,这种表述是否严密?对此,不少论者持肯定态度,认为“物质这一范畴包括了意识之外的一切客观实在,不仅仅是指物质的实体,还包括物质的属性、关系在内。物质存在是实体、属性、关系的统一。”〔1〕另有些论者持不同盾法。他们认为, 应该把物质定义为“客观实在的实体”。物质实体是作为物质属性的运动、时空等的“载体”“承担者”。认为只有这样来定义物质,才能区别作为客观实在的物质和作为客观实在的运动、时空等物质的属性。〔2

很显然,要解决以上分歧难度是很大的。但由于问题本身的极端重要性,所以本文不揣浅陋,谈一些初步的、不成熟的看法,以求得到指正。

一、物质范畴的两种涵义

把物质定义为客观实在,在笔者看来,这是对物质涵义的一种表述。除此以外,在马克思主义文献中,还有另一种意义上使用的物质范畴。这两种涵义,分别说来,一是在各种物质形态的集合体意义上的物质涵义,在这个意义上,物质是一个集合概念,它指谓的是“宇宙总体”;二是在各种物质形态的共同本质意义上的物质涵义,在这个意义上的物质,是一个普遍概念,它标示的是“客观实在”。下面先来说明物质作为宇宙总体的这一涵义。

哲学是世界观的理论体系。哲学囊括一切,至大无外。所以,黑格尔正确地称“哲学为世界的智慧”。〔3〕意思是说, 哲学所研究的是世界的整体。在黑格尔看来,“世界这个词,一般说来是指多样性事物的无形式的整体。”〔4 〕列宁在《哲学笔记》中也肯定了关于“世界是包括一切的整体”的思想,认为哲学所研究的是“整个世界的必然联系”,是“一切事物的相互规定的联系”。

那么,这个世界总体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呢?唯心主义认为,世界是精神的世界;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辩证唯物主义的高度上,彻底地坚持了一般唯物主义的这一根本观点。恩格斯断言:“宇宙是一个体系,是各种物体相互联系的总体”。又说:“物质无非是各种实物的总和”。〔6〕很显然, 这里的物质所指谓的是宇宙总体或整个世界。由于物质作为宇宙总体也就是广义理解的自然界。所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表述哲学基本问题时,又常常在与物质即宇宙总体相同的意义上,来使用自然界这一概念。〔7 〕宇宙总体,或曰自然界,相对于意识具有先在性、根源性。因此,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当物质作为“终极原因”,或作为不生不灭的存在而被论及的时候,物质范畴的涵义就是宇宙总体。比如,恩格斯说:“当我们说,物质和运动既不能创造也不能消灭的时候,我们是说:宇宙是作为无限的进步过程,即以恶无限的形式存在看的。”〔8 〕恩格斯在这里的论述,就是把“物质”作为“宇宙”的同义语来使用的。

物质作为各种物质形态的集合体,那么构成这个集合体的各种物质形态的共同本质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的辩证唯物主义回答,也就引出了物质范畴的第二种涵义,即在各种物质形态的共同本质意义上的物质涵义。关于这一点,恩格斯指出:这种意义上的物质作为“抽象”和“简称”,“用这种简称,把许多不同的、可以从感觉上感知的事物,依照其共同的属性把握住。”〔10〕这个共同的属性,就是列宁所揭示的:物质是“不依赖于人的意识而存在并且为人的意识所反映的客观实在。”〔11〕那么,什么是客观实在呢?列宁说:“客观实在(=既不依存于个别人,也不依存于全人类的实在)”。〔12〕列宁把物质定义为客观实在,这是对各种物质形态的共同本质的最一般、最抽象的规定。

物质的上述两种涵义,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把握世界的过程中,其意义何在呢?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必须以马克思关于完整把握对象所必须经过的两条前后相继的认识道路的理论为指导。马克思指出:“在第一条道路上,完整的表象蒸发为抽象的规定;在第二条道路上,抽象的规定在思维行程中导致具体的再现。”〔13〕马克思的这段论述是对任何一个具体对象的完整认识过程的最一般的概括,因而具有普遍的意义。就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世界的把握而言,也必须经过这样两条前后相继的认识道路。

在第一条道路上,物质作为宇宙总体,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所研究的感性的现实的出发点。正如恩格斯所说:“这种物质并不是抽象。”〔14〕又说:“我们自己所属的物质的、可以感知的世界,是唯一现实的。”〔15〕当然,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世界总体的考察是以自然科学的发展为基础来进行的。恩格斯曾经指出:“有了这三个大发现(指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细胞学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引者注),自然界的主要过程就得到了说明”,“现在,整个自然界是作为至少在基本上已解释清楚和了解清楚的种种联系和种种过程的体系而展现在我们面前。唯物主义的自然观不过是对自然界本来面目的朴素的了解,不附加以任何外来的成分……。”〔16〕恩格斯不仅从唯物论的角度强调了对物质世界整体的认识,而且从辩证法的角度指出,辩证法就是“把世界理解为一种过程,理解为一种处在不断的历史发展中的物质。”〔17〕由此可见,脱离了作为研究对象的物质世界总体,也就谈不上辩证唯物主义哲学。诚然,感性的物质世界只是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出发点,但出发点并不是一切。为了完整地把握对象,必须在认识中加以抽象、蒸发,对客观物质世界的最一般、最高层次的抽象规定即客观实在,也就是前文所说的关于物质的第二种涵义。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把握世界的认识过程中,物质作为客观实在是“第一条道路”的终点,同时也是“第二条道路”的起点,即为哲学的思维行程中再现整个世界提供了逻辑的开端。

既然在考察客观世界的道路,“物质”标示的宇宙总体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起点;而在逻辑地再现世界的道路上,“物质”作为客观实在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逻辑体系的开端,因此,在研究物质与实体、运动、时空等的关系时,就应该依据物质的上述第一种涵义,并联系它在哲学认识中的抽象化行程;或依据物质的第二种涵义,并联系它在哲学逻辑中的具体化行程,去分别加以说明。

二、物质作为宇宙总体之抽象分析

如上所说,物质作为各种物质形态的集合体,即宇宙总体,这是“物质”的第一种涵义。在这个意义上,物质与具体物质形态的关系,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此二者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任何具体的物质形态都是由别的物质形态转化而来,又必然要向别的物质形态转化而去,即是说,都是有生有灭的;而物质即宇宙总体是不生不灭的、永恒的。换句话说,物质世界的永恒包含着无数的具体物质形态的不断运动、转化于其自身之中。按照恩格斯的观点,物质世界正是通过“各种实在形式和运动形式而存在的。”〔18

物质的实在形式,极为丰富、多样。大至星体、星系乃至总星系,小至分子、原子乃至各种基本粒子;简单如单细胞生物,复杂如动物、人类等等,都是物质的实在形式。为了把握宇宙总体的这些构成部分,人们在认识中形成了一个一般的抽象概念:实体。用它来标示物质宇宙中那些无数的具有某些确定的规定性,因而彼此相对独立存在的个体物。因此,实体是对宇宙总体的构成部分的抽象表达。

所谓物质的运动形式,也极为丰富、多样。它包括机械的、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社会的、思维等的变化和过程。为了把握宇宙中各种事物的存在形式,人们在认识中逐渐形成了一个一般的抽象概念:运动,用以表示“宇宙中发生的一切变化和过程,从单纯的位置变动起直到思维。”〔19〕恩格斯说:“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体体。”〔20〕因此,运动是对宇宙总体的结合形式的抽象表达。

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来,物质世界的实在形式等运动形式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这表现在,任何实体都是以一定的运动形式而存在的,只有在运动中才能显示它的各种规定性。另外,任何运动都是以实体为基础的运动。因为运动归根到底是各种实体间的相互作用。恩格斯指出:“单个物体的运动是不存在的。”〔21〕运动存在于各种物体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中。他说:“这些物体是互相联系的,这就是说,它们是相互作用着的,而且正是这种相互作用构成了运动。”〔22〕由此可见,离开运动的实体,和脱离实体的运动都是不存在的。物质世界是实体与运动相统一的存在。

就实体的运动与时空的关系而言,时空是运动的一般形式,或者说,时空是对运动的进一步的抽象。运动就是变化和过程。黑格尔说:“时间就是变的第一种形式,时间在直观中是纯粹的变。”〔23〕变就是消逝和自生,就是连续性的否定。“纯否定性表现为时间”,而作为它的对立面的“连续性表现为空间”。“运动”就是“作为否定性和连续性的统一。”〔24〕黑格尔指出:“运动的本质是成为时间和空间的直接同一;运动是通过空间而现实存在的时间,或者说,是通过时间才被真正区分的空间。”〔25〕由此可见,时空的辩证统一是对运动的一般抽象。

在对物质世界的、世代相继的唯物主义抽象分析过程中,人们逐渐认识到物质世界的任何一种实在形式、任何一种运动形式,及其特性,都具有暂时的,相对的性质。物质世界只是作为不依赖于人的意识的客观实在性,才是永恒的、绝对的。所以,列宁说,物质的唯一特性是它的客观实在性。这是辩证唯物主义对物质世界的各种存在形式的共同本质的最抽象概括。

从以上的分析可知,在对物质世界的抽象认识过程中,作为集合概念的物质,与实体、运动、时空等概念,是不同层次的范畴。就它们之间的包含关系而言,时空作为运动的一般形式,它从属于运动;运动作为实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它从属于各种物体相互联系的总体,即物质世界。总起来说,物质世界就是在时空中运动着的各种物体相互联系的总体。

由此可见,物质作为宇宙总体,既不能把它等同于作为它的构成环节的实体,也不是这些实体的累加性总和。因此,在物质作为宇宙总体的意义,笔者不赞成把物质定义为“客观实在的实体”。因为如果这样定义,那么对物质世界的理解,就不能与机械唯物主义划清界限。因为机械唯物主义者并不否认他们所谓的“宇宙之砖”的客观性、实体性。他们所缺少的恰恰是关于各种实体的普遍联系和运动发展的观点。这种机械论的世界观与世界的真实图景是不相符合的。另外,有些论者把作为宇宙总体的物质定义为“是实体和属性、关系的统一”。在笔者看来,这一观点有它的可取之处,不过,其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其一,它没有说明,物质作为宇宙总体对实体、属性、关系的统一,指的是“整体”对于“部分”或“环节”来说的统一,即物质是在时空中运动的各种实体相互联系的总体;而不是“一般”对于“个别”而言的统一。其二,这个定义只笼统地说明了物质是实体、属性、关系的统一,没有指明相对于物质世界而言的实体、属性、关系之间的逻辑层次性,这是不够的。

三、物质作为客观实在的具体展现

对物质世界的抽象分析,揭示了各种物质形态的最一般、最本质的特性即客观实在性。在这里,物质作为普遍概念,即客观实在,此外,就再也不能说什么了。用恩格斯的话说,它是一个“纯粹的现象”。〔26

按照马克思主义关于从抽象上升到具体这个一切科学体系的叙述方法的原则,辩证唯物主义体系的逻辑顺序也应该从极其抽象的开端,经过抽象的不甚具体,向着愈来愈甚的具体的过渡。这其中的每一步具体,都是从开端的向前“引伸”,同时又是对开端的退后“证明”。〔27〕根据这个原则,全面地展开辩证唯物主义的逻辑体系,这是本人力不能及的,也不是本文的任务。这里只是根据这个原则来说明作为客观实在的物质与实体、运动及时空的逻辑关系。

辩证唯物主义是关于世界的本质及其运动发展的一般规律的科学。物质是世界的本质。物质范畴以它的极为简单性和极大抽象性成为辩证唯物主义体系的开端。

物质范畴在思维行程中要丰富和具体化自身,就要由此引伸出“时间”、“空间”范畴。通过空间范畴展开客观实在的广延性,和不同形式的客观实在的“互相邻近”的关系。通过时间范畴展开客观实在的延续性,和不同形式的客观实在的“逐渐生成”关系。〔28〕时间、空间作为物质即客观实在的展开,自然也具有客观实在性。正如列宁所指出的:“物质不依赖于我们的意识而存在,也就必然要承认时间和空间的客观实在性。”〔29〕时间、空间作为客观实在展开的两个侧面,它们在“联系”这一范畴中获得了统一。时间标示的是一种纵向联系,空间标示的是一种横向联系,时间空间也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

时间、空间的相互联系表现在,空间通过时间获得展开而表现为系统;时间通过空间获得延续和表现为过程。由此,引伸出了“过程”和“系统”范畴。从抽象角度说,系统是空间通过时间而获得展开的自身存在;过程则是时间通过空间而获得延续的自身存在。从具体角度说,系统概括了现代科学所揭示的从宏观到微观的各层次实体间的有机联系的存在;过程则是揭示了各种实体的生成和消亡的历史。系统和过程也是相互联系的。这表现在,过程总是系统的过程,任何过程都是一定系统的形成、运转和层次态结构变化的过程;而系统也总是过程的系统,任何系统总是一定过程展开的结果,同时又是继起过程的开端。

由上可见,系统和过程的具体化又必须进一步引伸出“实体”范畴和“运动”范畴。系统作为实体的有机联系的存在,所以离开实体的系统是不存在的。同样,过程作为实体的生成、运转和转化的历史,所以不以运动来表现的过程也是不存在的。另外,实体和运动也是相互联系的。实体总是运动的实体;运动总是以实体为基础的运动。运动是实体间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生成。因此,也可以说,运动就是联系,就是关系。没有实体,谈不上实体间的关系,谈不上运动;但关系、运动又是超单个实体的。因此,不能把关系、运动归结为单个实体的属性。在逻辑的具体化过程中实体和运动范畴又可以分别以一些更为具体的范畴去丰富。总之,物质作为客观实在也就表现为无数实体系统及其无限运动过程的客观实在性。

从以上关于物质作为客观实在的具体展开过程可以看出,这其中的每一个范畴都要通过其后继范畴的获得表现和现实性;任何一个后继范畴也必然要通过其前承的范畴而获得逻辑前提和根据。物质即客观实在,它是所有后继范畴的普遍性、共性,它又必须通过其内在包含的特殊构成环节,即后继范畴加以展示、丰富起来,而从达于思维具体。关于这一点,黑格尔指出:“概念的普遍性并非单纯是一个与独立自存的特殊事物相对立的共同的东西,而毋宁是不断地在自己特殊化自己,在它的对方里仍明晰不混地保持它自己本身的东西。”〔30〕这就是说,概念的特殊性只是概念普遍性自身的特殊性,特殊性不在普遍性之外,它乃是“普遍性特有的内在环节”。〔31〕普遍的概念通过它包含的特殊构成环节“把普遍者展示出来”,“特殊者是普遍者显露于外”。〔32〕可见,物质作为客观实在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思维行程中,它是通过自身包含的一系列特殊环节的展开来达到思维具体的。因此,在把物质作为客观实在的具体展开的意义上,实体、运动、时空都是客观实在即物质的不同层次的特殊存在形式,它们都作为特殊环节包含在物质之中。因此,如果撇开其它范畴,特别是联系、运动范畴,把物质归结为它自身的一个特殊构成环节的实体是不妥的。这种归结以一个错误的前提为依据的,即把实体说成是关系、运动等的“载体”。如前所说,关系、运动只是以实体为基础。这里的实体不是单个的实体,而是互相关涉的两个以上的实体。这种实体间的关系、运动一旦在实体基础上形成,它又反过来统摄、规范每个实体。近来,有些论者只看到了实体间关系、运动对实体的依赖性的一面,对之加以片面的夸大,把客观实在论说成是“实体存在论”,这是不对的。另有一些论者只看到了关系、运动等对于实体的统摄、规范作用,认为实体只有在关系、运动中存在,只有通过关系、运动才能显示实体的存在,由此走向另一个片面,把实体归结为关系,把客观实在论说成是“关系存在论”,这也是不对的。物质既不是单纯的实体存在,也不是孤立的关系存在,而是无数实体及其关系相统一的客观实在。

另外,在我国哲学界还流行着这样一种观点,即试图把物质和物质性加以区别。这种观点实际也是把物质做了实体性、载体性的旧唯物主义理解,而把时空、运动作为实体的属性归结为实体。于是认为时空、运动等等只是物质的属性,而不是物质。而在辩证唯物主义看来,上述区分是一种杜撰。物质范畴作为对世界万事万物共同本质的反映,它是一个广泛已极的概念。物质即客观实在或曰物质性或曰客观实在性,涵义是一样的,即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性。如上所述,我们虽然不能把物质归结为它的任何一种表现形式或构成环节,但并不妨碍承认这些表现形式或构成环节是某一种物质形式。或曰具有物质性。打个比方来说,人作为一切人的共性标示,张三作为这种共性的个别形式,我们虽然不能说人是张三,但并不妨碍我们承认张三是(一个)人。如果象上述流行观点所认为的运动、时空具有物质性,但不是物质(形式),这和把张三说成具有人的共性,但又说张三不是(一个)人,岂不是同样可笑吗?

总之,物质作为集合概念,是标示在时空中运动着的各种实体相互联系的总体。在这里,实体、运动、时空等概念是对作为宇宙总体的物质的构成部分和结合形式的一般分析。物质作为普遍概念,是标示无数实体系统及其无限运动过程的客观实在性。在这里,实体、运动、时空等概念是作为客观实在的物质的逻辑的具体展现。二者的角度是不同的。

 

【注释】

1〕《也论存在、实在、物质范畴》,《哲学研究》1985年第2期,第53

2 〕参见《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提出的许多观点要历史地研究和评价》,《马列主义研究资料》1982年第1

3〕〔23〕〔24〕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商务出版社1959 年版第1卷,第62304285286

4〕〔5〕〔27〕列宁《哲学笔记》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161 39510692

6〕〔8〕〔9〕〔10〕〔16〕〔17〕〔22〕〔28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版第3卷,第492556557556556527224492450

7〕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版第4卷,第220页;《列宁选集》第1版第2卷,第96

11〕《列宁全集》第2版,第274

12〕〔29〕《列宁选集》第1版第2卷第183178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版第2卷,第103

14〕〔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0卷,第586598

15〕〔2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版第4卷,第223240

18〕〔19〕〔21〕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50124329

25〕黑格尔《自然哲学》第58

30〕黑格尔《小逻辑》商务出版社。1980年版,第332

31〕〔32〕黑格尔《大逻辑》《黑格尔全集》格洛克纳本第5 卷,第424343

(原載《赣南师范学院学报》1996年第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