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分支学科>>逻辑学

【金立 汪曼】组合结构和收敛结构的判别方法探究——论证图解的多维度视角

 一、一个棘手的问题

一直以来,逻辑学界都在努力探寻一种方法试图准确地描述论证结构和表现推理过程,论证图解应运而生。论证图解是逻辑论证文本分析的一个重要手段[1]422,通过刻画论证的宏观结构,反映各个陈述之间的关系,以一种完全清晰无歧义的形式展示论证的局部或全部过程。1950年,Beardsley在《实践逻辑》一书中首次正式提出了“论证图解”这个概念,他将论证中前提与结论的四种关系一一举例,大致区分了基本式、收敛式、发散式和线性论证[2],奠定了标准图解技术的理论基础。

1973年,ThomasBeardsley的基础上发展了图解方法,引入了组合式论证的概念,细化了他的程序。Thomas在《自然语言的实际推理》中将“组合式论证”定义为:“当一个论证的前提是两个或更多理由的逻辑组合,它就可以图解成组合式的结构”[3]50-52;将收敛式结构重新定义为:“论证中,当两个或多个理由并非结合起来支持结论,而是每个理由都能够完全独立地支持结论,这种论证结构就是收敛式。”[3]60由此,从Beardsley图解发展而成的四种基本论证,即发散结构、序列结构、收敛结构和组合结构,被称为托马斯标准方案(见表1abc等字母表示组成论证的命题,箭头表示前提与结论之间的逻辑关系)。托马斯标准方案的基本论证结构适用于大多数论证形式,当然,一个论证并非只有一种结构类型,一个子部分或子论证可能是序列的,而另一个子论证是收敛的,四种结构类型均可出现在同一论证中。

http://img.ipub.exuezhe.com/jpg/B3/2017/B3AB196.jpg

Thomas虽然识别了一个重要区分,但并未以正确的方式刻画它。从组合式和收敛式的定义出发,这两种论证结构的差异体现在:假若前提中每个理由对结论的支持是单独的,论证结构就是收敛式;假若所有理由须结合起来支持论证,这种结构就是组合式。但由于组合式和收敛式结构都包含“多个前提支持同一个结论”这样的语句结构,而理由对结论的支持是“单独的”还是“一起的”却是较为模糊的表述,由此,立足于这样标准的区分过于简单,需要进一步结合实际案例进行分析。我们认为,就标准方案的论证图解理论而言,面对现实世界复杂多样的论证事实,组合和收敛的区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二、现存的判别方案

在托马斯标准方案的论证图解中,由于语境、主观、情感等因素的存在,对组合与收敛的区分解释及识别常常是直觉的、模糊的或歧义的[4]100。如何判定一个论证是组合的还是收敛的引起了很多分歧。就区分标准而言,学界主要有“逻辑联合”、“推理链收敛”、“模态联合”和“相关组合”这四种方法,而这四种方式是否真的能起到清楚区分的作用,下面将逐一分析。

()逻辑联合

在标准方案中,Thomas对组合和收敛的区分做了详细解释。他认为,对组合结构而言,“当两个或更多理由的逻辑联合被包含在一个推理步骤中时,它们可被图解为组合的;当一个推理包含几个理由并且其中每个理由都需要其他理由支持结论时,该推理是组合的”。对于收敛结构,他认为:“两个或更多理由不以联结或联合的方式支持结论,相反,每一个理由以完全单独且独立于其他前提的方式支持结论时,推理是收敛的。”[3]58这种区分方法被称为逻辑联合,在逻辑联合中使用“逻辑联合”、“需要其他前提支持结论”等表达是有道理的,但在具体应用中,我们发现它们高度依赖直觉,从而使论证充满歧义。Thomas有关演绎的假言三段论、归纳统计概括及回溯推论的具体例证极好地说明了对这些概念的混淆。如A案例的结构判定。

A案例:a吸烟对吸烟者的健康造成重大危害

b它也对那些在附近吸入二手烟的人造成危害

c因此人们不该吸烟

根据Thomas的区分标准,这个论证似乎是收敛的,其中,两个单独的、独立的理由被给出以支持结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个理由似乎也可以由联合的方式共同支持结论,并且合起来不是拥有一个更强的支持吗?如果这样的话,一个前提不是有助于另一前提的支持吗?而当两个前提联合起来共同支持结论,是标准的组合结构。很显然,Thomas“逻辑联合”的方案并没有真正阐明组合和收敛区分的关键。

()推理链收敛

鉴于第一种区分标准的模糊性,Thomas又提出了另一个标准。他说,如果“每一单独理由都还一如既往地支持结论,即使另一个(单独、独立的)理由为假;并且,每一单独推理链还照样运转良好,即使另一个推理链碰巧不佳”[3]61,那么这个推理是收敛的。但当一个理由的假削弱了其他理由的效力,那么,这些理由就是组合的。根据这个标准来重新审视A案例:当前提ab为假时,其他的理由还是能单独支持结论,那么根据这个区分方法可以较为顺利地判别这个论证是收敛的。为了慎重起见,再加入一个前提,来看B案例。

B案例:a茱莉亚餐厅有全镇最好的厨师

b服务很好

c环境也非常好

d因此我们应当去那里吃饭

B案例中,每个前提都描述了去茱莉亚餐厅不同的理由,每个前提都给我们提供了某个方面的理由支持结论,故我们认为该结论是收敛的。但仅凭这三个前提中的任意一个前提自身就足以说服我们去那里吃饭吗?三个前提联合起来的理由不是会更充分吗?此外,根据Thomas的第二个标准,当前提之一为假时,比如a为假,那里的饭很难吃,即使那里服务和环境很好,我们认为去那吃饭的概率也不会太高,即推不出结论,那么B案例就不符合收敛论证的判定标准了,到底B案例是收敛还是组合的呢?依然很难说清楚。

虽然Thomas第二个标准要清楚一些,但要非常确定地以一个一般的、详尽的公式在自然语言中区分组合和收敛,还是存在困难。

()模态联合

在区分组合和收敛结构方面,很多逻辑学家做了较多尝试。其中,Yanal尝试通过模态考虑来区分组合和收敛,引起了诸多关注[5]。根据JohnsonBlair的标准,如果一个前提与结论不相关,那么前提的真根本不会提高结论为真的可能性。然而,如果把与结论似乎不相关的前提和相关的解释性陈述组合起来,那么,由此产生的支持性理由就会明显增加结论为真的可能性[6]41-42

比如在“所有人都是要死的,苏格拉底是人,所以苏格拉底是要死的”这个案例中,如果不能确立“是人”和“要死的”之间的联系,那么“苏格拉底是人”这一前提便与“苏格拉底是要死的”不相关。前提对结论的支持为零。但如果把该前提与另一前提“所有人都是要死的”组合起来,我们就会有一个演绎有效的论证。正如Yanal所说,支持度从0剧增为1。另一方面,如果前提与结论是独立相关的,那么它们对结论的支持强度会“加”起来,而不是突然剧增[5]。因此Yanal认为,若一个论证确实是收敛的,那它的理由合起来支持结论的概率是每个前提支持概率的总和;如果是组合的,概率不会以这种方式求和,而是剧增[5]

C案例:a玛蒂娜具有良好的学习能力

b她有很强的学习欲望

c因此她在大学中的学业会很好

比如在C案例中,每一个前提都为结论提供某种理由,但合起来的权重构成一个更强的情形支持结论,它们是模态联合的。根据这种方法,我们暂时判定它为收敛论证。

Yanal也进一步指出,如果不能深入权衡证据强度,就不能准确区分组合和收敛,必须表明组合理由的概率如何剧增,因此必须讨论概率和证据权重的问题[5]Walton认为,Yanal区分组合与收敛的方式理论上可行,但应用到实践操作时会出现问题[7]Rowen也提出,对许多非证明性论证而言,以任一有意义的方式指派概率是不可能的[8]。比如案例C中,同样的前提,但对不同的人、不同的课程,权重是不一样的。比如对一门实践性课程来说,仅有很强的学习欲望,即停留在想的层面而没有实干,是不会产生很好的学业结果,实践性课程需要的是良好的学习能力和实践,因此,加上前提a后,结论是不是就呈现出了剧增的意思,那是不是就说明这个案例是组合的?又如B案例中,三个前提都与结论相关,但这三个前提的权重是不一样的,并且这个权重的指派会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形而变化,也就是说,权重是很难刻画的。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好的厨师这个前提对结论的贡献最大,是结论得出的决定性因素,所以当加上a这个前提时,对结论的支持强度剧增;但可能对有些人来说,不仅看重食物,也看重餐厅的环境和服务,所以对结论的支持强度是加起来的。因此,剧增并不是区分组合和收敛的特征[8],只能说是一种判别的角度。

Yanal的尝试虽然存在问题,但他朴素地强调应该区分模态和相关两个方面,为判别组合和收敛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相关组合

YanalThomas在讨论模态时总是涉及相关方面的问题,并把相关问题混淆在模态问题中,使得有些论证的判别既组合又收敛。Freeman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相关和模态是不同的问题,他认为对组合和收敛的区分不必诉诸如“逻辑联合或关联”、“需要或有助于其他前提提供的支持”这类有问题的用语,而是只要理解下面的意思:一个陈述表明另一个陈述为什么与主张相关,或者两个陈述为第三个陈述提供不同的、独立相关的理由[4]105。因此,他撇开了模态,提出了相关组合的方法。

对相关组合而言,当两个或更多前提必须或倾向于合起来以说明我们为什么有一个相关理由支持结论时,论证是组合的;当两个或更多前提中的每一个前提都与结论独立相关时,论证是收敛的[4]105Govier认为,相关组合的判别方法是可行的,因为相关这个概念在直观上是清晰的,在很多情况下,判定一个陈述是否与另一陈述相关是直观的[9]

D案例:a克隆人不安全

b克隆人影响基因多样性

c克隆人有损人的尊严

d所以我们要反对克隆人

根据相关组合的判别标准,我们可以判别出D案例是收敛的,因为前提abc分别和结论d独立相关。那么对于E案例,也能清楚地分辨出它的论证结构吗?

E案例:a张伟在事业上很成功

b张伟的婚姻十分美满

c张伟是一个幸福的人

很多人将E案例判别为收敛结构,因为前提ab分别与结论相关,但组合起来支持强度更强。但如果前提ab为假时,结论还是否仍然能成立?如果不能成立,是否意味着这是个组合结构?因此我们不得不继续深入追问:在判别时,是否还需要考虑其他因素?

Freeman认为,相关和理由充分的辩证问题使判别方法远离那些充满歧义的术语,为组合与收敛结构的区分提供了较为清晰的理由[4]。但它并没有非常清楚而合理地区分这些结构,况且,在区分的过程中,模态和相关的区分问题导致论证结构方案和图解系统在应用过程中产生分歧,因此,现有的标准均存在不完善的方面。

三、我们的尝试方案

从上述四个分类标准我们发现,这四个判别方案分别从前提能否单独推出结论、反向推理是否成立以及模态和相关四个角度去展开分析,但都仅从单一的维度去探讨,因而各自存在一定的缺陷,并没有真正抓住收敛和组合区分的精髓。

那么,在分析收敛和组合的时候,什么是区分的精髓?产生分歧的核心又是什么?为了提供一个初步的诊断,我们将问题的核心放在“逻辑支持”(logic support)这个关键概念的歧义性以及在论证图解中想要表达它的“推出箭头”的歧义上[4]93。当前提S在逻辑上支持结论P时,我们的意思是S提供了某个证据支持P,还是S提供了充分的证据支持P?同样,当在论证图解中从S出发画一个箭头到P,我们说的是SP的理由,还是“因为S,所以P”?

对“逻辑支持”和对箭头的不同解读产生了两种不同的逻辑结构,当理解为S提供了某个证据来支持P,也就是说还有可能有其他前提合起来支持结论时,则论证与组合有关;而当理解为S提供了充分的理由并且能独立推出结论,则论证与收敛有关。而有关一个前提或多个前提提供强有力的理由支持结论或者提供微弱的理由支持结论的断言,则被称为模态断言,这与前提和结论相关性的断言有本质的区别。ThomasRowenYanal使用的术语面临的主要困难在于它在相关和模态之间的歧义性。比如,两个前提“逻辑地联合”怎么理解?当它理解为一个理由表明另一个理由为什么与某个结论相关,这种解释就关注了相关性;当理解为在两个前提支持结论的过程中两者的权重叠加在了一起,这种解释则关注模态。对前提“整合起来”、“相同的思路”或“以整合或联合方式”支持结论的说法而言,同样在相关和模态两者之间存在歧义。

因此,要清楚地判别论证结构,就必须综合分析结构的模态和相关问题,例如证据与结论的相关度,证据之间的相关度,证据对结论的贡献权重以及证据的强度等。这些因素总是综合地在一个具体的论证结构中发挥作用。通过这几个关键点的思考分析,我们尝试构建一个区分组合结构和收敛结构的细化标准:对任何一个论证,都需要将“前提是否可以单独推出结论”、“各前提贡献是否均衡”以及“当一个前提为假,其他前提是否能推出结论”这三个维度综合在一起进行结构的探讨,经过这三个立体的维度分析,我们得到了“强组合”、“差异化组合”、“均衡收敛”、“差异化收敛”、“弱收敛”五种论证图解(2)。这五种图解基本涵盖了收敛论证和组合论证所涉及的五种可能情况,可以看作是目前解决这个问题的新尝试。

1.第一种:强组合

在这种结构中,ab联合在一起推出c,单独推不出结论,前提贡献均衡。并且由于一个前提需要另一个前提来共同支持结论,所以当一个前提为假时,结论推不出。比如经典的三段论格式,“苏格拉底是要死的”这个结论c,必须在前提a“苏格拉底是人”和前提b“人总是要死的”共同作用下推出。这类论证结构特征鲜明,很好判断。

2.第二种:差异化组合

在这种结构中,前提abc组合在一起推出结论d,但在支持力度上,整个结构贡献力度不均衡,a为支持力度最大的前提,因此在图式中,a标记为A。虽然在结论的推出中A占有很大的贡献率,但单凭A一个前提而不考虑其他因素,也不一定能推出结论。但当a为假时,结论推不出。比如在F案例中,虽然对于推出结论,a的权重最大,但若没有充裕的时间或者生病不能工作,即使明早报告要用,恐怕也无法在今晚完成报告。

F案例:a这个报告明早开会要用

b晚上时间充裕

c身体也没有疾病

d因此今晚上可以把报告写完

3.第三种:均衡收敛

在这种结构中,前提ab可以分别推出结论c,看作贡献均衡。如在A案例中,前提a(吸烟对吸烟者的健康造成重大危害)和前提b(它也对那些在附近吸入二手烟的人造成危害)可以分别单独推出结论c,也可以合在一起拥有一个更强的逻辑推出结论c,但鉴于它的前提到结论的独立性,我们还是把这种类型称为均衡收敛结构。这种结构,前提可以单独推出结论,一个前提为假不影响结论的推出,即当a为假时,前提b可以继续推出c

4.第四种:差异化收敛

在这种结构中,前提不均衡。a可以直接单独推出结论d,前提bc的存在会以更强的组合形式推出结论,若无bc,也可以凭借a推出结论,但若a为假,则得不出结论。比如在B案例中,我们发现,凭借这个餐厅厨师很好,饭很好吃,我们可以直接得出结论。由于一个前提a就可以直接推出结论,而bc单独推出结论的概率要远远小于a,所以对a来说,这个结构可以称为差异化收敛。

5.第五种:弱收敛

第五种结构是对第四种结构的补充,在这种结构中,如果没有a前提,bc单独很难推出结论,所以前提也不均衡。但若bc为假时,仍旧可以推出结论。

http://img.ipub.exuezhe.com/jpg/B3/2017/B3AB197.jpg

通过对这三个维度的五组论证结构的分析,可知:考虑前提的充分性实质上就是讨论模态问题,模态在某种程度上关注前提构成的理由对结论的支持有多强,即贡献是否均衡,而在分析模态问题时,又不得不考虑相关性问题。因此,通过对前提与结论的相关性以及前提的权重来分析,在判别结构时得出以下结论:

(1)当前提贡献均衡时:若前提能单独推出结论,就是收敛结构;若不能单独推出结论,就是组合结构。

(2)当前提贡献不均衡时:如果前提能够单独推出结论,并且当一前提为假时,余下前提还能独立推出结论,结构为收敛的;如果前提能够单独推出结论,并且当一前提为假时,余下前提不能独立推出结论,结构是组合的;当前提不能单独推出结论,结构为组合的。

四、新方案的检测和评估

虽然新的判别方案远离了歧义,但它真的能合理快速地区分这些结构吗?下面,根据新方案的判别方法,我们重新判别和分析以上6个疑难案例。

A案例,根据新判别方法,我们把它视为收敛论证。两个前提贡献均衡,都单独与结论相关并能各自推出结论。在检测前提与结论是否相关时,我们假设只提供两个前提之一,那么,另一个前提是否能够回答收敛论证引起的问题,即“你能另外给我一个理由推出结论吗”?也就是说是否存在另一个前提也单独与结论相关且能直接得出结论,在这个案例中,答案是肯定的,因而任一前提与结论是相关的。当然,两个前提比单独一个前提产生的论证更强,但这并不表明结构是组合的,因为论证强度是一个模态概念,而不是相关概念。

B案例,根据新判别方法,我们把它视为组合论证。每一个前提都为去餐厅吃饭提供了不同的理由,每一个前提是不均衡的,都回答了第一个理由的充分性问题而不是相关性问题,因而每一个前提为去茱莉亚餐厅吃饭提供的理由都不足以令人信服,我们需要考虑所有前提来看为什么会有一个强说服力的理由去那吃饭。我们已经知道的是,当前提各自给结论提供的理由较弱或者如果前提之一为假,其他前提的效力将被削弱,假定第二个和第三个前提不变,第一个前提也就是占比最重要的前提为假,那就意味着这里没有最好的厨师甚至厨师烧菜很难吃,其余两个次要前提并不能够支持结论的得出,必须合起来最终得出结论,故判定为组合结构。

C案例,根据新判别方法,我们把它视为收敛论证。基于相关性考虑,两个前提是完全独立的,并且在均衡的情况下能独立推出结论。虽然两个前提合起来比任一前提自身都提供了更强的情形支持结论,但前提是基于模态理由联合起来的,所以论证是收敛的。

D案例,根据新判别方法,我们把它视为收敛论证。因为前提之间对结论的贡献率是均衡的,虽然合起来的理由更强,但每一个前提都能独立推出我们要反对克隆人这个结论。

E案例,根据新判别方法,我们把它视为组合论证。虽然两个前提对结论的支持力度是均衡的,但仅凭单独一个前提是无法得出张伟是一个幸福的人这个结论。必须组合起来,才显示出强大的支持力从而得出结论,并且,当张伟事业不成功或者婚姻不美满即两个前提的任一前提为假时都无法最终推出结论。

F案例,根据新判别方法,我们把它视为组合论证。这个案例的分析与茱莉亚餐厅那个案例类似,当三个前提权重不均衡时,单独前提无法推出结论,因而理解为组合的意思。

最终,根据新方案的判别方法,我们毫无分歧地得出了表3的结构判断,并且当用新方案去判别其他疑难案例时,也能很快判别清楚。

http://img.ipub.exuezhe.com/jpg/B3/2017/B3AB198.jpg

新判别方案不需要确定每一前提对结论的支持概率或开发一个用于概率相加的公式,所需要做的是保证每一个前提都合理地回答了如下问题:你能给我提供另外一个理由吗?这个提问也引出了新方案的另一个优势。论证图解作为论证评估的一个前提,即在评估论证之前,要判定论证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而对论证进行图解必须要给出论证结构的评价性判定,这也是图解程序的一个明显不足,但这恰恰是亚纳尔方案、托马斯方案所要求的。比如为了判定结构是收敛还是组合而去看前提的每一个推理链是否有效地支持结论,这其实就把评估纳入到结构分析中,所以就变成了当图解一个论证的结构问题时其实就是讨论论证的评估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本身就存在问题。

虽然相关性是论证所依赖的一个理由,但询问一个陈述是否解释了另一个陈述与结论相关,或者两个或多个前提是否相互说明为什么有一个理由支持结论,这在最低限度上保留了评估问题。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判定一个陈述是否与另一个陈述相关是直观的,评估模态又是另一回事。因此,把相关性判定作为辨认论证结构并没有为论证结构的分析增加必要的技能,而结合模态考虑却做到了这一点。尽可能识别论证结构而不必考虑论证评估问题,通过保留不同的问题和真正不同的功能,并且尽可能出于判定初步结构而保留评价性方面的考虑,从而给收敛、组合论证的区分提供出一个清晰的理由,这是新方案在组合和收敛结构之间划界的重要原因。

五、结语

在组合结构与收敛结构之间,不仅区分方法充满争议,而且,在直觉上也存在着不一致和模棱两可。正因为如此,找到正确的方法进行准确的甄别才显得更为有意义。正如上文所分析的,相关性和理由充分的辩证问题为组合与收敛结构的区分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方法,通过多维度的思考和分析,我们从相关和模态的区分入手,得到一个明确的方法来解释前提支持结论的不同方式,并由此给出细化的区分标准,通过合理修正收敛结构和组合结构的论证图解,来进行两者的判别。

这里谈到修正,是指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我们判定的论证案例不仅仅局限于书本,很大部分还来自于真实生活实践,而这种生活中的非形式推理往往是或然性的,它的复杂性在于它与人的认知、社会和语境等息息相关。正如熊明辉教授所说的,非形式逻辑研究的论证是指论证者为了让自己的主张被目标听众接受而提出理由的交互论争过程,它常常是动态的、多主体的、语境敏感的和对话的[10]23。因此仅从单一的维度去评断一个生活中的复杂论证是不可能的,必须从多个维度出发进行立体的考察和评估,并在一定情况下合理修正,最终才可能得出合理的判别结果。

【参考文献】

[1]武宏志、周建武、唐坚:《非形式逻辑导论》,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Wu Hongzhi,Zhou Jianwu & Tang Jian,The Introduction of Informal Logic,Beijing:People's Publishing House,2009.]

[2]武宏志:《非形式逻辑或论证逻辑:论证图解》,《延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2期,第5-10页。[Wu Hongzhi,"Informal Logic or Logic of Argument:Diagramming Argument," Journal of Yan'an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 Edition),No.2(2004),pp.5-10.]

[3]S.N.Thomas,Practical Reasoning in Natural Language,Englewood Cliffs,NJ:Prentice Hall,1986.

[4]J.B.Freeman,Argument Structure:Representation and Theory,Berlin:Springer Netherlands,2011.

[5]R.J.Yanal,"Convergent and Linked Reasons Revisited," APA Newsletter on Teaching Philosophy,Vol.4,No.5(1984),pp.1-3.

[6]R.H.Johnson & J.A.Blair,"Argumentation as Dialectical," Argumentation1,Vol.1,No.1(1987),pp.41-56.

[7]D.Walton,Argument Structure:A Pragmatic Theory,Toronto,ON: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1996.

[8]L.Rowen,"Convergent and Linked Reasons Revisited," APA Newsletter on Teaching Philosophy,Vol.4,No.5(1984),pp.3-5.

[9]T.Govier,A Practical Study of Argument,Belmont,CA:Wadsworth Publishing Co.,1985.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杭州)2016年第20166